21歲德國女孩駁斥對中國抹黑,慘遭西方惡勢力絞殺

2021年07月08日11:28

來源:環球時報

  近日,一名21歲的德國姑娘在中國網絡上引起了強烈關注。因為這位過去1年裏一直在勇敢駁斥西方媒體對中國的抹黑,併為此遭到了大量網絡暴力的女孩,居然遭到了一家德國大媒體,以及一家與歐美政府關係緊密的西方智庫的聯合絞殺。

  更為過分的是,這名德國女孩其實曾與那家抹黑她的德國媒體的記者,進行過一番相當坦誠的溝通,因為她認為這些人對中國的偏見只是因為無知,通過溝通或許能改變他們。

  可對方,卻狠狠地傷害了她的真誠。

  這位德國女孩名叫海雯娜(Navina Heyden),自去年3月在境外社交平台“推特”上開設了賬號以來,這個從小喜歡中國文化,來過中國,還喜歡看歐洲盃和畫漫畫的德國姑娘,就一直在“推特”上駁斥着許多西方媒體和反華勢力對於中國的抹黑和歪曲。

  比如,在6月22日時,她就曾發帖斥責一些德國媒體對歐洲盃賽場上的中國廣告商抹黑進行抹黑的做法,稱這反映出了西方一些人對於中國崛起的歇斯底里。

  而在之前西方媒體和反華勢力抹黑中國香港和新疆的情況時,她還因為駁斥了這些顛倒黑白的聲音,遭到了亂港分子和疆獨分子的網絡暴力騷擾,甚至她的一些個人信息都被泄露。

  但面對這些人身攻擊和暴力威脅都沒有害怕過的海雯娜,最近卻被一家德國大媒體的做法,深深地傷害到了。

  從一段知情人士提供給我們的視頻來看,這家名叫《世界報》的德國媒體前不久主動找到她,希望瞭解為何她會對中國這麼友好。

  雖然海雯娜清楚這些德國媒體對中國都有強烈的偏見,但由於主動接觸她的記者表現得十分“友好”,使她認為或許可以通過這個機會將她在網上遭到一些反華分子霸凌的經歷公之於眾,讓這些記者意識到他們之前報道中的錯誤。於是她便同意了接受採訪,並邀請了幾個與自己一樣對中國的看法與西方媒體存在很大不同的朋友一同加入了進來,與三名該報的記者一起搞了一場視頻對話。

  同時,海雯娜還對這些記者提出了幾個要求,比如任何涉及此次採訪的內容都要給她過目後才可以發,並且不得對她和她朋友的發言斷章取義,否則她不會授權該報使用。

  可讓海雯娜震驚的是,在這次採訪之後,《世界報》最終刊發出來的內容卻根本不是他們這次採訪的內容,而是通過“去人性化”的描寫,將這位有血有肉的德國小姑娘,抹黑成了一個幫中國政府做“政治宣傳,去“滲透和影響”德國的危險分子。

  目前,被《世界報》的三名記者的做法深深傷害到的海雯娜,正在準備起訴該報,認為該報及其三名記者的做法侵犯了她的權利以及德國的相關新聞出版規定。

  然而,耿直哥從接近她的人士處得知,這個案子目前卻並沒有德國的律師願意接手。

  另一方面,這起惡劣的事件,也給很多拒絕被西方媒體洗腦,願意為境外為中國澄清事實的外國民眾,敲響了這樣一個警鐘:即便你們本身是外國人,甚至是西方人,只要你們敢在西方的輿論場上説出不同於西方的中國真相,你們就會像許許多多的中國人一樣,被西方媒體立刻“剝奪人性”,然後被妖魔化成一個個沒有靈魂的、危險可怕的中國政府的“宣傳機器”。

  所以,即便他們“友善”地找到你們,你們也得對他們保持十足的警惕,警惕這種偽裝下的他們的真實目的和議題,不要以為簡單的溝通就能改變他們。

  而且,耿直哥這裏並不是誇大其詞,危言聳聽。

  因為,通過知情人士提供給耿直哥的相關視頻和文字資料,以及耿直哥自己的調查,我發現了一個讓人不寒而慄的情況:這些曾經面帶笑容地找到海雯娜,希望採訪她的德國記者,其實早就已經決定好了他們要寫的文章內容是什麼了。而採訪海雯娜,只是為了去引誘她進入他們已經布好的局,好進一步去搜集那些可以抹黑海雯娜的“線索”。

  比如,在整個採訪溝通的視頻中,那三個德國記者幾乎面無表情,對海雯娜等人指出的德國媒體在報道中國時的問題也沒有表現出任何興趣,只是在按照他們“既定”的“報道方向”,在問她的賬號是怎麼在2020年3月開通後,很快就得到了那麼多關注的。

  又比如,6月9日,《世界報》的一名記者突然又給海雯娜發來了一大堆繁瑣問題,詢問她的推特賬號為什麼能那麼快“出名”等等,並讓她在6月11日以內答覆。當時,海雯娜的迴應是,她正在準備考試,希望對方寬限一下時間。

  可《世界報》不僅拒絕了這一合理的要求,而且就在次日(6月10日),一個其實早就與《世界報》在此事上存在合作關係的英國智庫“戰略對話研究所”(ISD),還直接發佈了一篇抹黑海雯娜的文章,稱這篇文章是與《世界報》撰寫的。

  這也更加直觀地證明了,採訪海雯娜,只是《世界報》的記者在為他們已經基本寫好的這篇抹黑她的文章,進行的一次“釣魚執法”罷了。

  另外,雖然海雯娜也準備了一些防備這些記者暗算自己的方案,比如要求他們發稿前必須把採訪中涉及自己的內容給自己,不能斷章取義自己的話。可《世界報》陰險的記者,卻在回信中偷換了概念,稱“涉及你的原話部分會給你看”。

  而在最終的報道中,《世界報》則乾脆把所有海雯娜在此次採訪中的原話都省略掉了,改為了間接引語和記者自己的描述。畢竟,這樣一來,他們的記者就不用再把文章給海雯娜看了。

  總之,一家德國大媒體,以及一個與歐美政府關係緊密的智庫,這麼兩個大型的機構,卻用如此卑鄙陰險的手段,去對付這麼一位沒有任何背景後台的德國女孩,可見這些反華勢力,已經喪心病狂到了什麼地步!

  當然,海雯娜並不是此事中唯一的受害者,我們許許多多中國網民,以及中國的外交官,也是受害者,也像她一樣,遭到了《世界報》和“戰略對話研究所”那種“去人性化”的歪曲和抹黑,把只是希望説出真相,只是不希望別人胡亂抹黑自己國家,有血有肉的我們,都統統歪曲成了一個個極權政府的“政治宣傳機器”。

  這種對中國人帶有強烈“種族主義”色彩的“去人性化”乃至“非人化”的抹黑,也是西方媒體在妖魔化中國時最常用的一個套路了。而這,也是我們應該努力破除的一個重要的話語陷阱。

編輯:林輝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