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家長下載手機APP,是什麼操作?

2021年07月08日17:11

來源:北京晚報

  非要家長下載,是什麼操作?

  “各位家長,請按通知下載APP,成功下載後請回復。”在部分幼兒園和學校的微信羣,家長不時會收到類似口吻的通知。隨後,微信羣裏便是一連串的“收到,已下載”,消息提示音不絕於耳。

  雖然響應得十分迅速積極,但也有家長心裏在暗暗打鼓:“這個APP有什麼用?我非下載不可嗎?”而在實際使用過程中,有的APP不但在功能上有“畫蛇添足”之嫌,家長還會因為填寫了個人信息而惴惴不安,生怕信息泄露。

  家長

  

  咱也不會用 咱也不敢問

  幼兒園家長蘇鵬在班級微信羣裏收到了一條要求下載某APP的信息。根據園方的説法,園方今後將通過這款APP發佈通知,孩子上幼兒園的費用也將通過APP收取。

  “收到消息之後,我和很多家長都一頭霧水。”蘇鵬表示,老師平時有通知都會在微信羣裏發佈,長期以來沒覺得有什麼問題,為何突然就要改用APP呢?而在收費方面,幼兒園此前每個月都是直接從家長的銀行卡中扣款,這次改用APP後,家長還得在APP中再綁定一遍銀行卡,感覺多此一舉。

  更讓蘇鵬疑惑的是,雖然號稱要通過APP發通知,但家長們下載安裝後,園方後續的通知消息還是通過微信羣發佈,這款APP最終只被當成了收費工具。每月月初,園方都按照上個月孩子的請假缺勤天數退還一定的學費,相比起以前直接把錢打回銀行卡里,用了APP後,錢只能退到APP賬户,而APP居然沒有提現功能,蘇鵬總是看着賬户裏的一兩百塊錢乾瞪眼。“直到現在我也沒搞清楚為什麼要用APP,我也不敢問,只能聽幼兒園安排。”

  遇到類似問題的,還有小學家長白晶。一個多月前,她收到了學校發來的通知,要求全體家長下載一款反詐APP,下載並註冊之後,還需要向學校報告。“説是最近電信網絡詐騙案件高發,讓家長必須下載。”

  雖然知道學校是出於提醒家長的好意,但白晶不太理解的是,如果真的是要讓家長加強防範,比起下載APP,明明通過開家長會的方式更為直接,但學校並沒有這麼做。而且在下載APP的通知發佈之後,學校再沒有針對這款APP有過任何的使用培訓。APP裏的功能很多很雜,白晶自己也不太能摸索清楚。“感覺像應付差事一樣,光是下一個APP不知道怎麼用,那有什麼意義呢?”

  校方

  應用不好用 老師挺為難

  對於家長的不解,長期負責學校行政事務的吳老師表示,出於各種原因,有時學校確實會要求家長下載某個APP。“一般來説,學校都會告知家長這個APP有什麼作用,如果家長對功能不太清楚,也會有專門的老師負責解答。”

  而為了更好地與家長溝通,學校也會嘗試使用一些專用APP。吳老師表示,在微信羣尚不普及時,他所在的學校就使用過一款信息類APP用於發佈通知,但後來才發現,APP的家長端在使用時居然需要收費,接到家長反饋之後,沒過多久就停用了。

  “後來改用了微信羣,學校跟家長的溝通比以前方便了不少,但還是會出現問題。”有班主任向吳老師反映,有時在微信羣裏發通知,會遭到家長的私下反對,“比如有一個比賽,班裏有學生得獎了,本來是好事,老師在羣裏發一個結果通知,個別沒得獎的孩子家長就會不樂意。”甚至有些時候,得到表揚的孩子家長也會給班主任發信息,表示不願意讓孩子在班裏出風頭,希望老師不要再公開表揚。

  除此之外,老師在羣裏發通知時,家長們還得一個個地接龍回覆,表示看到了信息。微信裏一時“提示音四起”,老師和家長都倍感壓力。“有時候通知比較重要,老師得時刻盯着羣,看看是否每個孩子家長都回復了。有的家長看到消息了卻沒回,老師還得單獨發信息或者打電話確認。”

  去年,學校嘗試使用了另一款家校溝通APP,之前遇到的問題有了一定緩解。新APP能夠把通知單獨發送給每一個家長,通過系統還能看到家長是否閲讀了信息。雖然功能上方便了老師,但因為新APP並不如微信那般普及,有些家長在使用上還是有困難。“我們甚至把孩子都培訓會了,但家長還是説不會用,最後老師又得在微信裏發一遍,工作量也增加了。”

  軟件

  廣告藏其中 想用先授權

  除了使用上不如微信簡單,有些打着“家校溝通”旗號的APP和小程序甚至還暗藏着貓膩。記者點開了一款號稱“專門為家校班級羣打造”的接龍小程序,在操作教程頁面,居然看見了一款保險廣告。退出再點進去,頁面中又變成了一款小遊戲的廣告。還有的小程序,每次點進去就會先看到廣告,隨後才是功能界面。

  而另一款名為“××家校通”的APP,在安裝頁就要求使用者提供包括位置、相機、存儲、設備信息在內的11項權限授權,如果拒絕則無法使用。註冊成功之後,記者發現該APP除了有家校溝通功能,還另外搭載了網課服務,而且還會彈出收費網課的彈窗廣告。

  記者嘗試下載了多款家校溝通APP,其中只有少部分可以直接使用,大部分APP都需要進行一定程度的授權,有的APP在使用時甚至還要填寫學生的身份證信息。而在部分APP的用户評論區,也有家長反映APP存在更新難,頻繁閃退等技術性問題。

  事實上,工信部曾經發布過多次《關於侵害用户權益行為的APP通報》,其中就出現了部分教育類APP的名字。根據通報,這些APP涉及過度索取權限、私自蒐集個人信息、超範圍收集個人信息、不給權限不讓用、私自把信息共享給第三方等問題。

  在家長白晶看來,既然是學校要求安裝的APP,應該不會涉及信息被運營方泄露給他人的問題。但即使不主動泄露,信息也有被人惡意盜取的風險。“作為家長,心裏總歸是不踏實。如果能不用這些APP最好,如果非要用,至少別要求家長在APP中填太多的個人信息。”

  另一款家校溝通APP,除了溝通功能,APP裏還在售賣網課。

  正説

  使用軟件前應徵詢家長意見

  在家校溝通方面,究竟應該使用微信羣,還是使用專門的APP?在教育專家範佩芬看來,這要根據幼兒園、學校和家長的需求來具體分析。“如果家長普遍認為微信羣已經夠用,就沒有必要再多下載一個APP增添負擔。”

  範佩芬認為,如果微信羣不能滿足溝通需要,必須要藉助其他APP,最根本的原則是不能收費,否則很容易引起家長的反感。而在APP的功能上,幼兒園和學校也應該事先充分了解,到底它能做哪些事,比起微信有怎樣的優勢,“不能以創造新奇為目的去使用APP,也不能只站在為園方校方節約精力的角度。如果使用APP之後,反而會造成家長一方的不便,那還不如不用。”

  事實上,針對教育APP的使用問題,教育部等八部門曾經印發了《關於引導規範教育移動互聯網應用有序健康發展的意見》。其中提到,教育APP的選用應當充分尊重教職工、學生和家長的意見,並嚴格選用標準、控制數量、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負擔。但有家長表示,學校發佈通知要求家長下載APP時,並未事先徵詢家長的意見。

  “事先徵求家長意見,也是幼兒園和學校負責任的體現。”即使意見徵集通過,到了實際使用階段,幼兒園和學校仍然應該主動詢問家長的意見,及時聽取家長的反饋,“有些問題,是在實際使用當中才發現的。如果APP確實對家長造成了困擾,幼兒園和學校應該及時停用,迴歸家長更能接受的溝通模式。”本報記者 莫凡


編輯:林輝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