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在河南 他們都説中

2021年07月09日07:30

來源:大河網-河南日報

  編者按

  在河南高校中,有這麼一羣人,他們來自五洲四海,膚色各異,除了樣貌之外,和中國學生沒什麼兩樣,步履匆匆,追夢奮鬥。

  他們是在河南的海外留學生,遠道而來、求索知識,學習河南優勢特色專業;觸摸歷史、體驗民俗,感悟河南深厚文化底藴;走讀城市、探尋鄉村,驚歎這片熱土高質量發展的勃勃生機。他們有怎樣的求學故事?他們對河南有怎樣的感情?走近他們,一起聆聽。

  孟加拉國籍碩士吳夢穎:我在河南學“種地”

  □本報記者李曉舒

  進入火熱的7月,不少學校已陸續放假。7月2日清晨,在河南農業大學生命與科學學院遺傳學專業的實驗室裏,26歲的孟加拉國籍研究生吳夢穎,穿着整潔的實驗服,坐在操作枱前,正專注地將試劑注入4143號樣本盒中。

  孟加拉國的國民經濟主要依靠農業,因為人多地少,單產潛力高的玉米成為該國新興的重要農作物。在中國讀研的兩年時間,吳夢穎一直致力於研究“玉米苗期輪狀鐮刀菌的抗性”,簡而言之,就是嘗試在基因和環境影響下,使玉米更抗病蟲害,更能耐受惡劣的天氣,以提高玉米作物產量,“我非常有興趣研究玉米基因與產量的關係,希望將來能造福我的國家”。

  實驗室牆角的存放櫃裏,放滿了實驗樣本。這些帶着編號、冷冰冰的“透明盒子”,在吳夢穎眼裏卻是寶貝。“在孟加拉國,資源有限,遺傳學專業及實驗室很少,在這裏,我能學到更多。”她説。

  一項研究成果的取得通常需要三四年時間。吳夢穎幾乎每天都待在實驗室裏。也因為繁忙的工作,兩年來她從沒離開過鄭州,但好在她的丈夫劉孟林一直陪着她。

  “我在孟加拉國讀本科時,他是我的師兄。”吳夢穎看着丈夫,美麗的雙眼彎成兩道彩虹,“2016年他來河南農業大學讀碩士後,每天都在網上給我講美麗的中國和河南,還有學習生活中的趣事,我特別羨慕他,所以我也來了。”

  劉孟林也是孟加拉國人,現在在該校林學院讀博。“認真,能吃苦,也很有想法。”他的導師劉震這樣評價劉孟林,“他曾跟我説,希望把中國的優質樹種種到孟加拉國的土地上。”

  “導師像父親一樣關心我的學習生活,同學也會在我有困難的時候竭盡全力提供幫助。這裏的人非常熱心、友好。”劉孟林説,“家人也很支持我們來中國學習,他們認為中國發展得很好。特別是疫情期間我們在中國很安全,這讓他們很放心。”

  吳夢穎和劉孟林在學習上相互鼓勵,生活中形影不離,是校園裏的“明星夫妻”。

  學習工作之餘,夫妻倆會騎電動車去公園跑步、唱歌,和鄭州市民一起跳廣場舞。提起胡辣湯和燴麪,劉孟林更是豎起大拇指,連連説:“中!”

  穿漢服、買棉襖、看雪景、吃粽子、包餃子……來中國後,吳夢穎的生活有了許多新嘗試,她説:“我非常熱愛中國文化,很珍惜在河南農業大學學習的時光。畢業後我想留在中國從事科研工作,為中孟兩國的農業科學發展和交流作出貢獻。”

  赤道幾內亞籍留學生阿米:做懂中國技術的工程師

  □本報記者張笑聞

  阿米今年29歲,來自非洲國家赤道幾內亞,在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學習水電站運行與管理專業。7月5日,記者見到了阿米,性格沉穩、邏輯嚴謹,對生活有自己的理解方式,這是他給記者留下的直觀印象。

  “我很喜歡河南,這裏的文化、科技都令我着迷。”雖然中國話不甚流暢,但談起在這裏的生活,阿米很樂意分享自己的感受。

  相較於同班同學豐富多彩的課餘生活,阿米的日常生活有些“枯燥”。實驗室、教室是他待得最多的地方,在開封已經住了3年,清明上河園他也只去過一次。“我想多學一些中國的,尤其是河南的水利技術,將學到的技術帶回祖國,為我的國家作出貢獻。”阿米堅定地説。

  赤道幾內亞位於非洲西部,屬於最不發達國家之一,自然資源豐富。兩國建交51年來,中國積極支持和參與赤道幾內亞的基礎設施建設,如道路、電站、醫院、學校、公共設施等項目,為當地民生事業發展作出貢獻。

  在阿米的記憶中,中國人讓他的家鄉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其中對他影響最深的便是吉布洛水電站。這座有着赤道幾內亞“三峽工程”之稱的水電站,坐落於赤道幾內亞維樂河之上,是兩國的能源合作項目,2011年竣工投產,承擔了赤道幾內亞國內大陸地區幾乎全部的生產生活電力供應任務。

  這座水電站改變了阿米家的生活,也觸動了阿米的內心。2017年,已大學畢業的阿米決心來中國學習水利知識。“將中國的技術帶回家,守護好這座兩國共同建起的水電站。”抱着這種想法,阿米幾經打聽,最終選擇來到河南,在黃河之濱的開封開啓留學之路。

  “阿米學習頗為刻苦,來這裏後沒有回過一次家。”阿米的班主任沈冰説,“有11個留學生與他同一個專業,他是其中成績最好的。”

  在河南求學的這幾年裏,阿米沒有去過什麼景點,小浪底水利樞紐和洛寧故縣水庫是他為數不多參觀過的地方。“看到這些水利工程,我內心特別震撼,中國的水利技術太厲害了!”回想起當時的場景,阿米依舊記憶深刻,這也讓他更加堅定了“將技術帶回國內”的決心。

  春去秋來,斗轉星移。今年夏天,阿米順利畢業,即將成為吉布洛水電站的水利工程師。“將來除了工作,我還能在水電站做兩國工作人員的翻譯,為兩國友好合作儘自己的一份力。”阿米對將來的生活充滿信心。

  蘇丹籍博士沙一杜:讓蘇丹人吃上河南面點

  □本報記者沈劍奇

  6月30日,鄭州氣温38攝氏度,乾熱無風,陽光直曬。來自非洲東北部國家蘇丹的留學生沙一杜笑着説:“蘇丹40多攝氏度的天氣都沒有這裏熱。”記者忍俊不禁,“原來,非洲人在鄭州熱哭不是段子啊!”一陣爽朗的笑聲瞬間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沙一杜今年34歲,是河南工業大學2019級食品科學與工程專業博士研究生。來河南之前,他在蘇丹上本科、在蘭州讀研,專業均是食品科學與工程。“蘇丹是一個農業國,農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是46%,但農產品加工水平不高。”沙一杜説,這是他選擇食品科學與工程專業的原因,而該專業是河南工業大學的王牌專業。

  平日裏,沙一杜早早來到實驗室,製作麪包、麪條、餅乾,研究其製作工藝和營養成分,和導師溝通交流。實驗室、食堂、宿舍“三點一線”,沙一杜的生活有些單調。來河南已經3年了,還沒到過少林寺。

  “科研任務很重。”沙一杜聲音不大,眼神卻透着堅定,“河南是農業大省,有許多知名農產品加工企業,聽説中國1/3的方便麪、1/4的饅頭都產自河南,我的專業方向是面製品,到河南學習是最正確的選擇。通過與中國朋友的合作,蘇丹農業發展前景越來越廣闊。畢業後我將回國,為蘇丹食品科學的進步作出貢獻。”

  沙一杜口中“與中國朋友的合作”,是目前中國與蘇丹共同打造的農業領域全產業鏈合作新模式。中國先後在蘇丹援建農業技術示範中心、中國—蘇丹農業合作開發園區等項目。特別是在蘇丹建立國際芝麻科研基地時,河南省農科院芝麻研究中心主任張海洋帶領團隊長期在艱苦條件下駐紮,於2018年選育出適於蘇丹種植的高產新品種。

  相知無遠近,萬里尚為鄰。沙一杜不僅感受到國與國的相互支持,更體驗到了人與人的熱忱相待。

  “看,這是我的好兄弟王聰,他在鄭州大學讀研究生。”沙一杜滿臉驕傲地展示着他和這位河南朋友的聊天記錄。剛到河南時,人生地不熟的沙一杜在地鐵站不知道如何購票。看到焦急的沙一杜,王聰主動上前幫忙,還熱心地詢問他的目的地,領着他坐上地鐵。“我特別感動。”沙一杜説,從此,兩人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並經常相約踢足球。今年春節,王聰還邀請他到自己的家鄉焦作一起過年。

  被問及最喜歡的城市,沙一杜沒有一點遲疑:“焦作。因為那是王聰的家鄉。”愛屋及烏,這是兩個人真摯的友誼,也是蘇丹與中國、與河南不解的情緣。

  德國籍留學生無名:洋學生成了“中醫粉”

  □本報記者張笑聞

  “把手伸過來,我幫你號脈……”“你體內有濕熱,是不是經常熬夜?平時要多注意清淡飲食……”兩根手指輕輕搭上手腕,加上簡單問詢,片刻間,便將求醫者的問題一一點出。而這位手法頗為嫺熟的中醫竟是一名年輕的老外。

  7月5日,記者在河南中醫藥大學見到了這名洋中醫。他叫無名,來自德國,現在河南中醫藥大學留學。6年前,帶着學習中國傳統醫學的想法,無名踏上了這片擁有5000年文明的土地。“與我的家鄉是如此的不同。”對於中醫這項傳承了千年歲月的中國國粹,無名充滿着好奇。

  為什麼要來河南學中醫?

  “這裏是中醫的發源地。相比於西方醫學重視數據,中醫更注重人體調和,這令我十分着迷。”無名的回答簡潔明瞭。

  這個90後德國男孩平時頗為靦腆,對自己的生活少有提及,但一講起中醫文化,卻有説不盡的熱愛,“中醫太博大精深了,5年的學習,我也只學到了一些皮毛。”

  甫至河南,無名的中醫求學之路並不順暢。“本來學中文就很有難度了,中醫藥材、穴位的生僻字更多。”無名坦言,剛接觸中醫課程,困難比預想的要多很多,“有時候老師講的內容我完全聽不懂。”

  “文化差異沒有阻擋無名的熱愛,作為中醫學專業唯一的留學生,在老師和同學們的幫助下,他克服語言障礙,成績更是日益精進。”河南中醫藥大學國際教育學院學工辦主任梁顯森説。

  5年的大學生涯,無名和同學們還不時外出尋訪河南中醫藥文化,洛陽、開封、南陽、周口……這些中醫藥名城給無名留下了深刻印象。

  南陽,醫聖張仲景的故鄉,也是河南中醫藥文化的發源地。在這裏,無名拜訪了嚮往已久的醫聖祠。“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給中醫學生提供了很多有用的知識。雖是第一次到訪,但讓我感覺很是親切,感謝這位中醫先祖。”回想起那段經歷,無名深有感觸。

  今年6月,無名剛剛結束為期10個月的臨牀實習。“學習中醫,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無名欣喜地告訴記者,他已經申請到碩士課程,將跟着自己的中醫導師繼續深造。

  “中國有句話叫‘學無止境’,我還有很多的知識需要學習。”無名對未來有自己的考量,“一步一個腳印,我會盡自己所能,掌握中醫藥這門古老卻又充滿活力的中國文化。”


編輯:張馨予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